回到七十年代宠媳妇:9.第 9 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你。她扭头刚想说话,就见马桂花也进了屋,气急败坏的问她,咋个钱不对,咋才八毛八,一个鸡蛋5分5厘,20个鸡蛋,只鸡蛋就得一块一,青菜咋个也能卖个几毛。你把钱给吞了?你个小贱r你赶紧给我拿出来。

    马桂花账算得贼精,郝春花自然也不甘示弱,人家合作社收鸡蛋是有要求的,5分5是大个儿的,咱家鸡蛋太小,有八个中不溜的给5分一个,12个小的只给4分。

    哎哟,你个败家玩意,那你就卖了?马桂花心疼道,那可是她攒了半个多月的鸡蛋呐,平时给她闺女都舍不得吃一个呢。

    不卖还卖哪去?

    你那青菜呢,青菜卖的钱呢?

    啥?没了?马桂花瞪大眼睛,嗓门瞬间提的老大,咋就没了,你给我说清楚啪啪。这声音是她上前拍打了郝春花背两巴掌。

    郝春花并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,与这个后妈的相处也并不是一味忍让,平时也给常干仗,但她有理的她会特别理直气壮,她不那么有理的时候也并不那么有底气。

    今天她虽然是因为情况特殊才损失了青菜,但到底是她的责任,所以被拍了两个她也没躲。

    马桂花向来是个得寸进尺的性子,她与这个继女向来八字不合,不服管教不说还时常给她找麻烦,嫁又嫁不掉,简直都快把她气冒烟了,于是看到郝春花自知理亏,居然没有躲避,她就边拍打边四处寻找趁手的工具。

    这时西屋里头出来一个与郝春花年龄相仿的姑娘,她手里高举个鸡毛掸子,不怀好意思的走到郝春花身后,作势就要打下去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郝春花姐弟两个的继姐郝春兰。

    小雷本来站在姐姐正面想给姐姐挡住马桂花,可是一抬头就正好看到郝春兰要来挥鸡毛掸子,于是小雷想也没想就直接‘啊’的一声跑了过去,郝春花听到声音也是一惊,她迅速推了一把扑地来的马桂花,然后一把将小弟抱起迅速躲到了一边,郝春兰的鸡毛掸子直接打在了锅台上。

    这边郝家闹的不可开交,马桂花的叫骂声不绝于耳,隔壁的王家自然听的真真切切。

    住的她家西侧间的王兆倩本来刚吃完饭,打算拿了煤油灯回屋里纳鞋底,此时听了隔壁的声音便恨恨道,一定是那个马桂花又打春花了,不行,我得看看去。

    两家准一的近,发生的事自然一清二楚,郝家姐弟俩命苦啊,这才没了妈,就有了后妈,后妈天天不省心,不是打就是骂,王兆倩与郝春花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,自然不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但哪次都被她妈说服教育,王妈一把将暴躁的闺女拉回来,人家家里事,你天天跟着瞎掺和什么?再说再等会儿,没准一会儿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王妈死劝活劝才把闺女劝住,待又过了一会儿那边的声音果然小了,王兆倩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而郝家这边是真‘战争’平息了吗?当然不是,只是被郝茂生大声喝住了,行了,都吵什么吵,让邻居看笑话。他平时是不怎么管家里是怎么闹腾的,除非闹的太厉害。

    不过马桂花还是挺听他的话的,他一出声,马桂花便真的偃旗息鼓,只是还是小声的骂骂咧咧,郝春兰一脸遗憾的没看成好戏,只好回了屋。

    姐弟两个在锅里没找到吃食,郝春花便知今天估计得饿肚子了,马桂花手里掌握着粮食,只要发了粮食她就会锁在柜子里,其他的就会放在地窖,平时谁也不让进。

    姐弟两个无法,只得将小半碗粥盛了,然后回了屋。

    郝春兰看他们进来,理也没理,转身拿着个脸大小的圆镜照来照去,见郝春花端着都快见碗底的粥正给郝春雷喝,她不由嗤笑一声,然后人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孩巴掌大小的纸包,纸是草纸,上面可以看渗出了些油渍,她慢条斯理的打开油纸包,里面赫然露出小块的桃酥。

    春雷不由自主的就咽了口唾沫,桃酥可是好东西,他一年到头也没吃到过一块。

    郝春花瞪她一眼,也没理她,谁知她还更过分的站起来边走到他们近了些边吃的很大声,嘴里还说着,哎呀,好吃,真好吃。说完还要再瞟瞟姐弟两个碗里见底的粥,那表情甚是欠揍。

    郝春花扯了扯嘴解,悄悄的伸了只腿出去。

    哎哟,啊。郝春兰被拌了个措手不及,人虽然没倒及时扶住了桌子,但手里的桃酥却不甚掉到了地上,而且被她慌桌子的空当,一脚踩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时再看那桃酥被踩成了八瓣,几乎碎成了渣渣,郝春兰怒目向春花,你?

    咋了?马桂花在另一屋喊。

    没咋!郝春兰喊道,她倒是告状,可是后爹刚才都黑脸了,再闹肯定没好果子吃,这郝春花也不是那么好惹的,两个一个屋檐下已经住了五六年,每次两人干仗,她也没讨到什么好,打又没人家力气大,骂也骂不过,要不然她也不会只敢馋馋对方。

    小雷见了便捂了嘴咯咯的笑,惹来郝春兰更怒视,他便躲到姐姐身后。

    姐弟两吃了半碗粥,自然是不饱的,就只有多多喝水灌了个水饱,但晚上躺在炕上却翻覆去的睡不着,炕的另一头郝春兰却睡的跟猪样似的,郝春花正闭目忍耐,便听到墙根下有声音,而且是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春花,春花。外面小声喊。

    郝春花拍了拍瞪着大眼睛的弟弟,自己披了衣服悄悄的出了门,打开门一看,如预料中一样,果然是她打小的好姐妹王兆倩,倩倩,你来干啥呀,让那个马桂花瞧见,肯定又是事。

    王兆倩手里拿着两个杂粮饼子递给她,我不来你们俩吃啥,这个点她肯定又没给你们留吃的。

    郝春花叹了口气,跟好友也不再客气,接了饼子道,你赶紧回去吧,别让人她看见。

    王兆倩点点头,赶紧走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