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七十年代宠媳妇:7.第 7 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集上卖的东西也挺多的,但多数都是农家用的或是手工类的一些东西,像手编的蔑筐、女孩子喜欢的头绳、缝补用的针头线脑,还有家养的鸡鸭鹅,以及一些手艺卖些便宜的小吃啥的。

    二人来的时候已经挺热闹的了,虽然没什么叫卖声,但是买东西的和卖东西的都不少,邱磊好像没赶集,看什么都挺新鲜的,一听说不要票的东西,小玩意买了好几样,但是买了却又有些后悔,毕竟口袋里票子不少,便忍着不再买了。

    吴树林自打进了大集,便又开始东张西望,谁知没望见媳妇,却见着未来小舅子了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,站在一个卖驴打滚的推位前,肆无忌惮的咽口水,咽了几口人家推主就撺掇他,小娃儿,想吃不?

    点头,睁着萌萌可爱的大眼睛望着对主。

    推主不为所动,想吃找你家大人来给你买去。

    小男孩摇摇头,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,作势要走,这时吴树林过来了,看着眼前的小男孩,郝春雷?

    小男孩瞪大眼睛,显然是不认识对方,便对方却知道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是不是奇怪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字啊?因为我是你姐姐的朋友。吴树林现在笑眯着眼睛,实在像一个要诱拐小朋友的怪叔叔。

    真的?可是我怎么没见过你?郝春雷很奇怪的歪着脑袋,长长的睁毛一眨一眨,像两排羽扇一般,看上去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萌的吴树林都想捏捏他的圆脸蛋,可惜脸虽圆,但那是天生的,实际上对方小脸上没什么肉,身上也很瘦,一看平时就吃不饱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下看的吴树林一阵心疼,他赶紧从自己身上掩着的一个纸包拿出来,里面是他之前新买的酥心糖,本来就是为了哄他这未来小舅子的,他记得小雷雷最喜欢吃甜食,长大后也没改变。

    他拿出一块剥开给他,郝春雷看着酥心糖偷偷的咽了口口水,但只是背过手去不接,我姐姐说不可以随便要别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嗯,你姐姐说的对,但是不随便要别人的东西是指陌生人,为的是怕你被拐子骗了拐走啊。可我是你姐姐的朋友啊,怎么能算是陌生人呢,我们可是熟人啊。吴树林继续哄道,他现在有点后悔刚才没买些点心之类能吃饱肚子的东西,这糖也不顶什么用。

    是这样吗?雷雷困惑着看着他。但当吴树林再次点头时,想吃糖的巨大诱惑终于让他伸出手接过糖,他张嘴一口把糖含在口中,然后就觉得一股甜蜜的东西在口腔中蔓延,幸福的他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他已经有很久很久都没有吃过糖了,哦,过年的时候却吃过糖,但是是他姐给他做的饴糖,并没有这个糖好吃,这个又香又甜的,他开心的眯起了眼。

    吴树林看着这小子吃的开心,刚想把手里这包糖全给他,但又怕他守不住再被别的小孩给抢了,于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正想着就听到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在附近响起,小丫头片子,哥们儿看上你那是给你面子,真以为你是天仙啊,居然还打人,你还有没有王法了。那流气流气的声音,说到最后居然有点小委屈的样子。

    显然是被打疼了,吴树林寻声望去,就见一身着浅蓝色褂子,黑色直筒裤子,黑色相巾千层底布鞋的姑娘正背对着他,与两个打扮流里流气的青年对峙,那其中一个青年身量不高,瘦的跟竹竿差不多,离的有点远看不清长相,但穿着个灰衬衫,头上歪戴个帽子,看上去就不是好人。但此时他却捂着脸一脸愤恨的扬起了巴掌。

    姐姐!郝春雷也不顾嘴巴里的糖,两个字喊的清晰无比,喊完便赶紧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吴树林一看媳妇要被打,也顾不得其他,拿着手里才买的一个小木盆就直接甩了过去,正中那青年侧脸,青年应声倒地,他旁边的人赶紧去扶他,两人再一抬头就见人高马大的吴树林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青年咬牙道,我说怎么小丫头这么辣呢,闹了半天有帮手啊。他一把将姑娘胳膊抓住,谁知姑娘也不示弱,抄起胳膊上挂着人小竹篮就朝对方脑袋挥,一下又一下,直把对方打的哭爹喊娘,姑娘篮子里的小青菜也打了青年一脑袋。

    此时吴树林也跑到近前,一脚将对方踹倒在地,青年自知讨不到好,赶紧被另一个青年扶着一瘸一拐的跑了,连个狠话也没功夫撂了。

    赶走了两个小流氓,吴树林才有功夫看自己多年未见的老婆,此时她转过脸正要说什么,却被吴树林两手抓住了胳膊。

    第二日鸡才叫过一遍,吴树林就起了身,他昨天已经跟村里唯二有牛车的老陈头说好,搭他的牛车去镇子上。所以天还未亮,他就把邱磊给挖了起来,两人便坐上了牛车直奔清水镇去。

    清水镇逢五有大集,到时镇子下面十几个村子的村民许多都会来赶大集,买东西卖东西的都有,这个也就是所谓的黑市了,在偏僻的村镇,算是比较常见的。

    除了老支书家的牛,老陈头是村里第二个有牛的人了。

    老陈头是个孤寡老人,年轻的时候媳妇难产没了,后来就一直没有在娶,一直地里刨食,后来攒钱买了头牛,牛又生小牛,后来岁数大了,就以牛为生。

    他们村子离镇子三十多里地,村里多数人家都是没有别的交通工具的,出门全靠走路,老陈头几乎每天大集都会去镇上,谁想去就去他家告诉一声。人家也不收钱,只是多数都不好意思白坐,条件好一点就给几个鸡蛋,条件差点的就给几把青菜啥的,多了不嫌多,少了也不嫌少。

    哎哟,陈大叔啊,您慢点啊,我这屁股还没好利索呢。邱磊是个爽朗健谈的小伙子,没有半个钟头,便又跟赶车的老陈头‘打的火热’了。

    嘿,你们这些个城里娃就是娇气,才坐这一会儿功夫就累着了?老陈头被邱磊哄的打开话匣子主不没关上,两人聊的那叫一个乐呵。

    一路晃晃悠悠的,天快亮时也到了清水镇。

    清水镇并不繁华,相反做为一个镇子,它实在有点规模小了,几乎也就跟拥有四五个大队的大村子一边大,全镇人口估摸也不到两万,当然这是吴树林前世对清水镇的了解。

    与老陈头约好了回去的时间和地点,吴树林和邱磊两个就开始在这清水镇逛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哥,你这是看啥呢?邱磊看了镇了几眼,发现镇子也没啥好看的,但吴树林却左顾右盼,像是在找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吴树林当然不是在找东西,而是在找人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