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七十年代宠媳妇:16.第 16 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他就也活动心思,凑巴凑巴身上的钱,也去买了**酒捡了个晚上时间跑去找老支书。

    老支书当时正为地里的庄稼发愁,地里秧苗出的都不太好,好多麦子都没出苗,后来又想办法弄了些种子,又补了一回,可是出苗仍然不咋样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是有原因的,往年雨水还算丰沛,庄稼长的都还行,交了公粮村民们还能吃饱,可今年雨水太少,虽然村子里有溪流,但仍然是不理想,所以庄稼今长的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村长这两天又跟他说这事,担心今年庄稼减产,村民得有饿肚子了,老支书这两愁的吃饭也不香了,晚上正在家唉声叹气呢,冯国栋就来了。

    他带了**高梁酒,把酒放桌子上,就开始委婉的提出自己的要求,老支书,您看我来咱们村儿也有一段时间了,各种农活也都会了,我们知青下乡毕竟是来体验农村生活的,您看看是不是再给我安排点别的活儿体验体验。

    说完他还把自己面前的酒**往前推了推,这酒是他在合作社,花了八角钱买的,是**装酒里的算不错的了,平时农村都是喝散装酒,或者是自家酿的酒,所以这**装的就算不错了,他觉得也挺拿的出手。他也不知道吴树林送的啥酒,反正应该也就这个意思了,不会比他差。

    他来的时候都想好了,既然吴树林来一趟能得个拖拉机司机这样的美差,他也不能差喽,怎么着也得来个会计的活干干,听说农村里大队会计也就是记记账啥的,平时也没啥活,他虽然高小没毕业,但也算是有些文化的人,怎么着会计这活儿也是能干的。

    你这是干啥?地里活儿不够你干?你还想干啥活儿?啥体验生活?老支书瞪着好说道,这拿了**酒让他给换活儿,这是要贿赂他啊。

    冯国栋见他这么,依然不紧不慢,我也没别的意思,那吴树林能干点别的,我就不能干?

    老支书这才明白是咋回事,吴树林最近新替了陈根生拖拉机司机的活儿,有不少人眼馋,可是那可不是因为吴树林送了他一**酒他才把这活儿给吴树林的,而是因为吴树林确实有本事把拖拉机修好,帮了村里大忙了,他这才破例把这活儿给他。

    他最后确实是收了人家的酒,但是他也给了对方玉米和红薯,算是跟他礼尚往来,此时冯国栋这样一说,他就有些急眼,他当了一辈子支书了,可是个有原则的人,不能干的事绝对不干。

    你说说你能干个啥?

    冯国栋听老支书这样讲,以后这事有门,于是就兴奋的道,我觉得我写写算算还行,记个账啥的也行,就咱村会计这活儿,我就能干。

    老支书一听就气乐了,咱村有会计,你有啥特殊本事,让你把人家干的好好的顶替下去。

    冯国栋一窒,那您说有啥活儿我能干。

    这下换老支书不紧不慢的嘬了口烟道,我看咱村牛棚还缺个挑大粪的,要不你去干干。

    冯国栋僵着脸道,老支书您这是啥意思?吴树林能分个好活儿我咋就不能,咱这酒也不差吧。他一着急就把实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支书这下气道,你这城里娃想啥呢?一**酒就想把我收买了?我告诉你,办不到。拖拉机坏了一年多,来多少技术员都修不好,人家吴树林一来就修好了,我不让他干,让你干?你也得会开会修啊?你当我是啥了?咳咳咳。老支书说完便巨烈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支书媳妇听到这声音赶紧跑屋里来,挥着笤帚将冯国栋就往外赶,冯国栋这时听了这话也没脸待了,又生怕老支书真让他去挑大粪,那可就倒了大霉了,于是只好边道歉,边往外跑。

    吴大哥,你是不知道,自打你开上拖拉机,在村里突突来突突去的,那冯国栋可是眼红的很,天天活儿不好好干了,总是请假,不是这疼就是那疼,今天刘建民跟我一说这事,可把我乐的,老支书哪可能答应他啊。邱磊说完又接着乐。

    吴树林说道,那酒就是我孝敬老支书了,老支书怕人说闲话,给了我不少红薯跟玉米呢,想不到还是有人说闲话了。

    嗨,他们就是眼红。

    那你眼不眼红?

    我?邱磊嘿嘿笑了笑,要说也有点,毕竟开拖拉机可是美差,而且还能多赚工分。在农村工分就是粮食啊。

    吴树林点点头,别急,咱们慢慢来。

    咋来啊?我啥也不会,还是老老实实干活吧。邱磊虽然有些羡慕,但也知道吴树林是凭自己本事捞到这活儿的,所以也是羡慕不来的。

    吴树林笑笑没再说啥,晚上又是一起吃的饭,吴树林出的粮食,让裴二嫂做的饭,他自己手艺实在很有限。

    裴二嫂平时做饭也不错,炒菜时吴树林拿出油特地让她多放些,所以炒出的菜还是很好吃的,裴小霞就吃的见牙不见眼,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妈做饭能这么好吃的。裴志刚也是吃的直抹嘴,不过他还是忍着只吃了几口菜,想省着给媳妇孩子多吃点。

    吃过饭,吴树林跟裴家人聊天,话里话外的打听郝家的事,他一直觉得媳妇跟前世不一样了,前世他媳妇一直是挺好脾气的一个人,两人过了半辈子,几乎没红过脸。而且媳妇前世挺喜欢吃黄膳的,现在听王兆倩说,居然不爱吃黄膳,他就挺诧异的。

    王兆倩这姑娘,前世跟他媳妇也是好友,不过他跟他媳妇前世还没结婚那会儿,对方就结婚了,就嫁到了隔壁村一个人家,不过似乎嫁的并不怎么好,后来早早的就没了。只是为啥他了不清楚,他前世就折腾他的这点事业,很多事都不怎么关注。

    哦,你说郝家啊,我们住的远,没啥来往,不过都一个村儿的,就听说他家闺女脾气不太好,要不这么大了不说亲呢。据说赶走好几个上门说亲的媒人了,也不知是咋想的,这么大了不说亲想干啥呢,哎哟,他娘你拧我干啥。裴志刚才说两句,就被裴二嫂在胳膊上拧了一把。

    然后裴二嫂就拉他出去干活,说是有柴要劈,裴志刚便出去了,吴树林远远的还能听着,裴二嫂小声跟她男人交待,你说话咋不经大脑呢,人家小吴该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为啥不乐意啊?

    气死我了,不想跟你说话了。赶紧干活,晚上烧水要用呢。

    后来对方再说啥吴树林就没听到了,晚上躺在床上还在想,一定是他提前来下乡,产生了蝴蝶效应,媳妇脾气秉性还没变,还跟小孩子似的。他也就只能这么解释了,总不能媳妇也重生的吧,媳妇要是重生的干啥不跟他相认,就算对方不想跟他相认,这辈子不想嫁给他了。但第一次见他时那陌生的表情可骗不了人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