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七十年代宠媳妇:17.第 17 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,眼瞅着最近的八月都过了好几天,老支书在地里头嘬着旱烟袋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老支书啊,这可咋办,这两天斑鸠和麻雀都有点多啊,好多玉米和麦子都被吃了,简直太糟蹋粮食了。一村民跑来,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这两种都是害鸟,专门吃地里粮食的,他们平时也都会注意,看见了就赶一赶,可是太多就没辙了。

    吴树林就给老支书出主意,用不要的废旧塑料袋子缝在玉米杆上或是绑在一根木棍上,用来吓唬这些鸟雀。

    这些鸟雀都是怕人,所以这东西弄好后,还真管点用,但是损失已经不少,老支书还是叹着气愁今年的收成,村子里气氛一下子就沉重起来,只有孩子们不知愁滋味的,在外面跑跳着玩。

    农村里生活一直是比较苦的,收成全都看天,今年本来雨水就不丰,收成减产是预料中事,再搭上这事就更让人揪心了。他前世在这边也没少吃苦,还是后来恢复高考,考上大学才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对此他想着除了带着村民们多赚钱,却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了。

    而这赚钱的方法,他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啊,卖苹果只能小打小闹,赚不来多少钱啊,而且他空间里的苹果长势似乎并不快,摘了一拨却没见另一拨长出来,空间流速慢于外面很多,这长势却一点也不快。

    所以苹果根本指望不上,可又干点什么好吃。

    想了几天没想出来,还是认真赚第一桶金要紧,毕竟没钱啥也干不成。又过了十来天,他又去县里送苹果,这是跟陶医生约定好的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把苹果交给陶医生,他刚想走,就见到有个穿白大褂的青年过来找陶医生,他说,陶医生,16床的病人这两天恢复的很慢啊,这营养跟不上就是不行啊,得想想办法。

    陶医生道,你个后勤主任不想法子,找我有什么用,我说让他多吃点补充蛋白质的东西你有吗?

    我咋没想法子,病人家属都找我好几回了,让我多弄点牛奶,我上哪弄去啊,不过我听说咱们附近有村子鳝鱼挺多,要不咱们想法子收点?后勤主任说道。

    吴树林本来要迈出的脚,又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吴树林一听,这不会是找自己的吧?可谁会找他,他在这边也没啥亲戚朋友啊。他家里人也不可能来看他,恨他都来不及呢。

    也没想那么多,他就要出去看看,结果出去一看,原来是个熟人,正是前两天他救的那个陶大爷,苹果没卖成,就把人送医院去了,陶大爷身边还跟了一个年轻人,他记得应该是那天后面赶来的医生,陶大爷的儿子。

    可这两人来找他干啥?他第一想到的不是别人,而是对方不会要碰瓷吧,是他把人送医院的,现在让他出医药费,这种事在后世还少?他想到这就有些郁闷,扭头就想往后躲躲,可惜没躲过,一下子就让人看见了。

    哎呀,小吴同志,我可找着你了。陶大爷在门口远远的就看着吴树林了,赶紧满脸激动的喊道。也不是他记性好,实在是吴树林长的太出挑,不像农村青年,他印象有些深啊。

    爸,您慢着点,找着了还着什么急。陶医生赶紧扶了扶要往前走的老父亲。

    吴树林一听这两人说的话,又是一阵肝颤,更想走了咋办?

    可是他愿望实在是不能实现,人都到眼前了,跑的了和尚,跑不了庙。

    硬着头皮进了屋,老支书和村长都在大队,此时村长就问起二人来意。

    吴树林本来提着心呢,不过陶医生一句话让他把心又放回肚子了,我们是来感谢小吴同志的。

    接着他就把之前发生的事简单的说了下,我父亲身体最近因为我母亲的病非常虚弱,前几天晕倒在家里,幸亏有小吴同志及时把我父亲送到了医院抢救,要是再晚一步,我父亲就真的救不过来了,我们这两天一直在找小吴同志,打算好好感谢下,这不前几天听说附近只有咱们村有拖拉机,我们就来了咱们村,又跟村民打听着是小吴同志最近在开拖拉机,所以就来了。

    陶医生隐去了吴树林是去他家卖苹果这事儿没说,这年头倒买倒卖可大可小,他还不想给恩人招祸,他现在确实是很感激对方救了自己他爸。那情况他看了,要是再晚送来一点,可就真没救了,他妈现在也快不行了,这要是再先没了爸,他不得哭死,想想都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吴树林本来在他说经过时,就怕他把自己去卖苹果这事说出去,没想到对方还挺仗义,啥也没说,但他还是找补道,我那天就是路过,听到屋里声音不对,这才赶紧跑进去救人,你们不怪我私闯民宅就行了。

    陶医生听着吴树林把‘前因后果’都补全了,只是笑了笑,没再说别的。

    老支书和村长听了这事都挺高兴,村长更是激动的说,哎呀,小吴啊,这样好事你咋不跟咱们说呢,这可是大好事啊。

    老支书这两天一直愁眉苦脸,如今听了这事也是高兴的终于脸皱成了菊花,对对,这是好事。

    他们村的知青办了好事,他们脸上也有光不是,说出去也是他们村子民风纯朴,知青来到这也是受到好的影响。

    陶医生最后掏出一面锦旗和五十块钱,想要感谢吴树林,推道,锦旗收下,钱我就不要了,为这事再收钱,这可就寒碜我了。钱他自己可以挣,没必要贪图这五十块钱,而断送了一个人脉关系,以后说不定有点啥事就得用得上县医院的主任医生呢。

    例如,他媳妇以后生孩子啥的,虽然想的有点远,但他一点也不觉得。

    陶医生见他如此干脆拒绝了自己的钱,不由多看了对方一眼,但也不再坚持,再坚持显得自己小气,大不了对方以后真有什么事再还人情就是,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际关系,都这么有来有往的越交越深的,不是嘛?

    五十块虽然不多,但在县城也是一个普通职工两个月的工资,在农村就更是了不得了,那几乎顶一个家庭半年收入了,农村几乎很少有赚钱的方式,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几个钱。

    老支书和村长刚才看那陶医生掏钱出来都有些惊讶,一下子就掏出五十块钱呐,可没想到这小吴居然直接就拒绝了,不过人家不拒绝,这钱也落不到村里账面上,只是有些为他可惜,又都觉得这个城里娃不一样,人可是真实在啊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